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IT資訊 >

共享服裝會是共享經濟領域的下一個明星?

2017-06-28來源: 作者:

對於很多愛美的女性消費者來說,她們永遠覺得衣櫃里少件衣服。大多數消費者經常一發工資就開始瘋狂的購買,可新買的衣服往往面臨著穿不了幾次又會被擱置一旁的尷尬,荷包的嘆息挽救不了衝動的懲罰。

共享服裝會是共享經濟領域的下一個明星?

為此,某些服裝品牌以租賃為核心,按月、季度、半年或一年交一筆錢的方式,讓消費者在共享衣櫥平台上選擇租借的衣服,通過快遞的往來,實現消費者與商家的聯繫,這也就形成了包月換衣概念的共享衣櫥模式。

事實上,服裝共享模式在國外早已出現。美國服裝租賃網站Rent the Runway自2009年成立以來就大紅大紫。其主要租賃的是高級禮服等場合性穿著,包括5萬套裙裝、1萬件首飾和手袋等配飾,顧客可以用150美元租到1700美元零售件的禮服裙。2016年12月27日,Rent the Runway宣布在E輪融資中籌集了6000萬美元,迄今為止,融資總額已高達1.9億美元。

隨著科技的不斷創新,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人類的生活也呈現出“互聯網”模式——快捷、智能、多樣化,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充分印證了這一點。事實證明,人們的消費模式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趁著共享經濟的火熱,創業者、品牌商、租賃網站紛紛投身共享服裝領域,共享服裝市場迎來了一場品質、價格、營銷上的較量。

專業的服裝共享平台打出“信用租衣”的口號

在共享服裝領域的領先企業中,多啦衣夢是首家提出信用租衣、信用免押金概念的平台,規定了新用戶只要芝麻分達到標準,在繳納押金的時候,通過芝麻信用授權,即可免除繳押金的步驟,輕鬆完成註冊及繳費。

“押金租衣“到”信用租衣“的升級,對用戶來講是一次全新的體驗。一方面,押金模式對潛在用戶的轉化設置了門檻,此前不少用戶都想要嘗試共享這樣一種新的穿衣方式,卻往往止步於押金面前。如今,芝麻信用達到600分即可免押金租衣,降低了用戶使用新產品的門檻。

另一方面,接入芝麻信用能給共享租賃平台帶來更多的B端商戶的認可,能讓更多的服裝品牌願意通過共享服裝租賃平台參與進來。

對共享服裝行業來講,信用免押金勢必會引領越來越多的共享服務企業走向信用租賃的道路。目前,市場上多款共享產品均具有免押金租賃服務。大型的共享服裝租賃平台加入芝麻信用免押金的行列更加完善了共享領域的市場結構,更好的利用芝麻信用提高風控水準。

對於自身平台來說,繳納押金的流程勢必成為阻礙獲取新用戶的因素。而平台與芝麻信用合作免押金,就很好的解決了這個問題。雙方的合作必然會掀起新一輪的用戶增長,對共享服裝平台發展具有積極的意義。

服裝電商也想藉助共享服裝分一杯羹

現在有的租賃平台主要提供日常服裝的租賃服務,模式 B2C,不從個人用戶手中拿貨,商品全部由平台從品牌或經銷商直接購買。用戶在平台上把自己喜歡的衣服加進衣箱后,就可以開始享受月費499元的訂閱式服務了。這些衣服喜歡就可以一直穿下去,沒有時間限制,不喜歡退回去又可以收到一批新的。當然每個包裹中的衣服數量是有限制的,共享服裝平台提供包月租賃、提供禮服租賃和服裝售賣服務,其在租的衣服有Vera Wang、Valentino等價格不菲的國際一線品牌服裝,這些服裝都是平台通過海外品牌供應渠道以及特聘買手採購的。

還有的共享服裝平台通過包月租賃的模式對廣大女性開放。每月僅需支付239元的包月費用,即可在服務期間內享受“不限持有時間,不限租賃次數,免洗往返包郵”的服裝租賃服務。對於不太好買衣服的秋天和換季天氣,這一模式極大的降低廣大女性的購衣成本。

無論是與品牌或者設計師合作直接購買服裝的模式還是與品牌商合作,服裝由品牌商直接提供的模式,其面向的是有著不同收入、不同地域的人群,對接的也是不同的服裝品牌。在現金流層面,與品牌或者設計師合作直接購買服裝的自營模式要佔用大量的資金,運營起來相對較重,所以現金流會面臨比較大的壓力。而與品牌商合作,服裝由品牌商直接提供的平台模式壓力會比較小。

“共享衣櫥”APP,包括“衣二三”、“女神派”、“多啦衣夢”等,模式上大同小異,其核心就是租借。每個平台的定位雖有差異,但其目標客戶均是二十多歲愛美的年輕女性,她們除了為特殊場合租賃禮服,也有日常生活中穿大牌和潮牌時裝的需求,價格幾千到上萬元不等。

從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的狀況來看,很多產業面臨產能過剩的形勢。很多現代人在物質和認知上有了前所未有的盈餘,這種盈餘需要分享出去,需要在社會之間流動,再加上“環保”這個在年輕人當中普遍提倡的生活方式,這就形成了共享經濟的基礎。服裝租賃公司代表分享式經濟形態的一個重要方面,它讓時尚更加平民化、更加接地氣。

幾年前國內曾經有出現過類似的服裝配飾租賃網站,但最終也是悄無聲息地關停。今天服裝租賃借著共享經濟這股東風,要真正成為共享經濟的“明星”,還需要邁過多重門檻。

一、共享服裝平台用戶數量增長難度係數大

由於服裝共享面向的基本是一線城市,因此共享服裝平台上用於出租的服裝品牌也都偏中高端。以女神派為例,其共享的衣服都是VERA WANG、DKNY、VALENTINO等售價較高的服裝品牌,這也就意味著平台方要在庫存方面壓上大量的資金。

可是願意花錢去租用這些高端品牌的女性白領其實佔比並不是太多,造成平台在用戶數量方面會遇到增長的瓶頸。值得一提的是,平台用戶的數量是發展共享服裝的核心,只有用戶數量不斷的增長,才能不斷的壯大共享服裝租賃這一新的經濟模式。

二、大牌服裝共享租賃模式佔壓資金多,資金流動難

日常服裝的租賃,是服裝共享平台用以擴大用戶規模的重要手段。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願意去租借日常服飾,既沒有質量保證又不經濟划算。現在這些服裝共享平台的目標用戶是一二線城市的白領女性,她們往往對共享的服裝品牌都有一定的要求。

共享服裝平台若以單件服裝500元(現在租衣平台的日常服裝價格也不低,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計算,會員每次能選用三件衣服就要佔用至少1500元。用戶數量越多,佔壓的平台的資金就會越多,平台在清洗和物流方面的壓力也就越大。

此外,由於租金過高,一方面將低收入的消費者拒之門外;另一方面,高端用戶大多傾向於消費,也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因此她們看到租價和買價相當就不願租借,而是多加一點錢直接買下。服裝的定價往往決定著共享服裝平台的發展。

三、共享服裝平台盈利模式尚未清晰

隨著共享經濟的快速普及,服裝共享已經充分改變了傳統的服裝售賣方式,而共享產品的價值就在於最大化的發揮產品本身的使用價值,有人使用才會創造經濟價值。所以,共享平台的收費模式基本上就是基於使用頻次來計算的,使用的次數越多收益越高。這正是企業的內在需求,也是能夠實現盈利的根本。

可是考慮到服裝的周轉率、庫存、物流等成本方面的支出,僅靠每個月幾百元的月租費用是很難支撐一個共享服裝平台的發展。

四、服裝衛生問題是消費者的心理障礙

據調查顯示,很多人對服裝衛生問題持有懷疑的態度,以往“老大的衣服給老二穿”的思想已經發生了改變。對於共享租衣平台來說,他們除了對接更多品牌,上架更多熱門款式之外,還必須要做清潔方面的改進,包括與洗衣廠合作,甚至自建清潔中心等。

五、高檔服裝的修補費用高

如果用戶送還的禮服在質檢過程中發現有比較嚴重的破損或污漬,平台會交由專業人員進行定損。根據定損情況,判定用戶需要承擔禮服修復造成的額外費用,這部分費用會在與用戶電話確認后,從押金中扣除,修復完成後24小時內剩餘押金將原路退回到用戶的賬戶中。

這是共享服裝關於客戶損壞衣服這一問題所給出的解決方案,但這個解決方案很明顯的會給平台造成一定的壓力,平台所租賃的服裝大部分是大牌,價格不菲,如果損壞程度嚴重,客戶的押金根本無法彌補這樣的損失。這對中小型的創業企業和缺乏資本支持的創業公司來說,是個至關重要的難題。

共享服裝作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它順應了人們的消費觀念和心理以及時代發展的趨勢,自古以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時代的發展也使得人們對美有了更加強烈的追求,服裝上的追求便是最顯而易見的對於美的追求。然而,人總是對衣物有喜新厭舊之感,但不斷地購置新裝對於相當一部分人來說又是一筆不菲的開銷,甚至是無力支付的。如果能夠通過共享服裝即能穿上不同的新衣,避免了衣物被丟擲一旁的尷尬,又能節省一大筆開銷。

總體而言,“共享服裝”的創新性商業模式,可以讓更多的人用經濟實惠的價格享受到這些商品帶來的愉悅體驗。無論是對於個人,還是對於整個社會來說,都是一種非常環保與可持續性發展的方式。